官方站点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 Q空间 百度贴吧

加入收藏 | 繁体版 | RSS订阅

010-58699580

男子购25万飞单产品未能兑付 诺亚财富:与公司无关

发布日期:2017-09-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469人围观
分享到:0
打印复制链接 我来说两句 本文二维码 |
       2016年9月27日,苏州的马先生收到一条来自诺亚(苏州)财富管理中心的短信。

       根据短信内容的指引,马先生得知,此前对接自己的诺亚理财师张琴因在职期间进行“飞单”业务被辞退调查。马先生联系了诺亚重新指派的理财师,确认此前在张琴处购买的三只产品中,有两只系非诺亚产品。

       不过,令马先生未意料到的是,其购买的飞单产品之一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同盈基金”)“同盈新能源投资基金二期”到今年1月15日 未能如期兑付。

       而同盈基金也因运营不善出现资金链断裂,马先生踏上了维权之路。其坦言自己确实存在对销售细节的失察,但同时认为理财师的飞单行为是构成自己陷入维权困境的始作俑者。

       诺亚财富方面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诺亚一向严禁理财师有‘飞单’行为,飞单产品的委托投资协议书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诺亚的名称;第二,签约地既不在公司营业地,亦不在公司办公场所,也没有任何其他工作人员与张琴有串通诱导行为;马先生将投资款是直接汇至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开户行账户内,并非诺亚正行受监督的销售归集账户,诺亚在其中没有获取任何经济利益。调查核实结果显示,张琴向客户马先生推销的“飞单”行为,系张琴个人行为,并非职务行为,其基金法律关系发生在客户马先生与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之间,与我公司无关,公司无须负法律责任。”

       事实上,飞单一直是理财行业业内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背后暴露出行业如何防范个人员工道德风险难题。
  
       事件始末


       2015年11月,张琴以诺亚理财师身份向马先生推荐一款名为“中智环保”的产品,投资门槛30万,期限两年。马先生掏出25万元与张琴自己的5万元“拼单”购买了该款理财产品。

       出于此前的拼单合作,马先生与张琴建立了信任关系。2016年1月15日,在张琴的推荐下,马先生以106万的价格购买了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同盈AET收购基金理财产品,收益率17%,到账期一年。两人以邮件和快递的方式完成了沟通和合同签署。

       一个多月后,马先生购买了名为“歌斐定向增发主题投资基金阿尔法1号基金”的理财产品。

       同年9月27日,马先生收到一条来自诺亚(苏州)财富管理中心的短信告知,此前对接自己的诺亚理财师张琴因在职期间进行“飞单”业务被停职调查。

       马先生和张琴两人在协商之后,张琴主动表态愿意回购还需一年多才到期的“中智环保”,2016年10月26日签订了转让协议,并周转出25万元付给马先生。而价值106万元的“同盈股权”,由于张琴无力支付,三个月内就面临到期,且彼时尚未出现风险迹象,因此马先生选择等待。

       2017年的1月15日本该是“同盈股权”到期的日子。马先生却发现自己的投资并未按时到账。多方沟通之后,马先生了解到该产品无法按时兑付本息。

       2017年3月,同盈基金董事长谢争江写下《致各位投资者的一封信》承认受部分项目投资受挫的影响。公开信内容显示,自2016年8月起不断有投资者要求提前赎回本金,造成了日益严重的挤兑。除此之外,如静港基金、木素基金、影视基金和红石纳米基金等自营项目也发生了严重亏损。同年9月同盈基金宣布资金链断裂。部分投资者立即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同盈基金所有账户均被冻结,无法正常经营。

       2017年8月20日,位于江苏苏州的姑苏分局观前派出所出示了一份名为《关于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因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付本息,严重扰乱金融秩序,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姑苏分局已对同盈基金立案侦查。

       警方向投资者确认,除同盈基金董事长谢争江处于取保候审阶段以外,同盈数位高管已处于拘留阶段。

       一位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补充表示透露:“为让谢争江取保,同盈方面拟了一个补充协议给部分投资者。但实际上一分钱都没有给。”
   
       2017年4月,同盈基金与部分投资者签订《委托投资协议补充协议》,投资者可以在2018年3月1日赎回20%,2018年12月31日赎回35%,到2019年12月31日可以赎回45%。保证3年内按月按比例帮助投资者赎回本息。2017年5月,深圳同盈推出了三方解债细则,并在6月和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银通天下合作,并发出通告要求投资人在签订补充协议和参与三方借债的处理方式中二选一。

       权责界定

       对于投资者而言,时间战线过长的解决方案显然无法接受。“最近收到的一笔款项还是去年的。”一名最早与同盈签订相关协议的投资者表示。

       无奈之下,马先生曾拨打了诺亚正行(上海)基金销售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江苏区域苏州第二分公司客服部电话,对方回复称,张琴在离职之前与诺亚签订一份过一份保证书,表示其客户在购买飞单产品之前都知道产品的“非诺亚”属性,同时若有追责一切由张琴承担。“诺亚在这件事情上也是受害者,我们愿意提供给您法律上的援助。但是在飞单事件单纯张琴的个人欺诈行为,应由张琴个人承担。”

       作为纠纷的核心主体,张琴的说辞在不同录音中出现了反复。

       诺亚向经济观察报提供了录音证明,张琴在离职时承认向客户推销该基金产品时已经向该客户明确表示,该基金产品并非诺亚所销售基金产品,同时留下书面说明。但与此同时,马先生回忆表示,自己曾询问此项目与诺亚的关系,张琴回答称“诺亚的做了这个项目的风控”,并表示“项目就在上海可以查看,不要担心”。在一份录音材料中,张琴承认了自己曾对其隐瞒产品“非诺亚”属性一事。

       诺亚苏州第二分公司为马先生开出一份情况说明配合马先生到苏州新城狮山派出所和苏州工业园区湖西派出所的报案行为,但前者并未立案调查,后者则要求张琴做笔录,张琴笔录内容却再度与马先生的报案出现了相悖,无法继续立案侦查。

       诺亚财富创始人、执行董事,诺亚正行总经理章嘉玉告诉经济观察报,张琴违规“飞单”被发现后,诺亚第一时间对其所有工作账号、邮箱等予以了查封、并短信通知其所有客户,2016年9月30日予以辞退、10月12日全集团通告对张琴的违规行为处分,除此以外,公司已向中国基金业协会提交张琴的违纪行为。

       2017年5月19日,马先生向中国证监会举报,随后中国证监会将投诉移交给上海证监局处理。诺亚方面告诉经济观察报,6月证监局曾来问询相关事项,诺亚予以配合并提交了所有相关材料。

       事实上,飞单一直是理财行业业内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一些小的三方公司他们的理财师根本就没有办法依靠公司自身的理财产品去生存,所以他不得不默许甚至纵容理财师去做飞单的事情,从成熟的机构处攫取客户;但是大的第三方理财公司都会持比较严格的态度,一般采取的方式是发现一个开除一个,同时也会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客户管理,会对理财师进行抽查管理。但这些都是事中或事后的管理,要通过事前流程来杜绝飞单,则几乎不可能。”利得财富一位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坦言,“我们能给到投资者的建议是,在具体的投资过程中,主动学习投资甄别风险,一些超高收益的项目往往是需要警惕的,不盲目相信理财师的话语,是一个很重要的投资意识。”

       另有一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理财师补充表示:“飞单很大程度都是一些小单,小的投资理财项目往往有很高的收益率,对客户有很强的吸引力。比如这个同盈项目,年化收益率17%,已经到了非理性的地步,背后风险已类似于P2P。另一方面,因为小单方给理财师的提成太高了,平均提成在百分之二左右。而正常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理财师在自己公司的提成只有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利益驱使下,再严格的管理业难免存在疏漏。”

       诺亚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一直以来,诺亚对待飞单行为所采取的态度都是严肃处理,绝不姑息。“作为行业龙头,诺亚方面一直在通过大型峰会、培训课程、微信、网站、短信等渠道与行为进行投资者教育,与投资者联系紧密。”

(责任编辑:郭伟莹) 

【关键词:】

【分享到:】



rss weibo 腾讯微博 weixin
weixin
weixin
sohu

热门关键词

舆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