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站点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 Q空间 百度贴吧

加入收藏 | 繁体版 | RSS订阅

010-58699580

许鲜“复出”:提货点只保留8个 品类大幅缩水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北京商报  428人围观
分享到:0
打印复制链接 我来说两句 本文二维码 |
       生鲜电商许鲜在经历长达两个半月的系统瘫痪后,开始逐渐恢复线上部分业务。9月10日,许鲜的官方微博许鲜网发布消息称“许鲜回来啦”。从许鲜9月10的App界面可见,许鲜在尝试重新回归大众视野的同时,仅保留了水果,提货点也只保留了8个,其中有两家处于装修中。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截稿,许鲜的在线客服和电话客服仍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许鲜CEO徐晗向记者承认,许鲜开始恢复业务,但拒绝透露更多的细节。在业内人士看来,生鲜电商行业已结束草莽期,正进入精细化运营,也不断尝试更新的玩法,许鲜重回市场后能走多远以及用什么方式走下去,仍是一个未知数。

       网点数量骤减

       许鲜在经历两个半月的系统瘫痪、门店接连关闭的风波后,尝试重回大众视野。9月10日,许鲜在官方微博中发布消息称许鲜回来了,此前一天,许鲜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发布文章为回归预热。许鲜的微博从6月28日,即系统瘫痪后停更,8月后开始更新。

       9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许鲜一部分自提门店开始恢复,但仅有8家,此前300多家自提点并没有正常恢复。官方客服仍“缺席”,许鲜App上显示的电话客服仍为“无此业务号码”;在线客服的界面显示“当前没有客服在线,请提交留言”。

       许鲜系统恢复后,原有自提点并没有全部投入运营。据不完全统计,原本遍布朝阳区、东城区、丰台区、西城区等的375家提货点,许鲜“复出”后仅保留了朝阳区和海淀区共9个提货点,朝阳区仅有对外经贸大学提货点,海淀区保留了中央财经大学提货点、北京理工大学提货点、魏公村提货点、中关村鼎好(怡宝水吧)提货点、北京大学提货点,以及两个显示装修中的提货点,北京体育大学提货点和西二旗辉煌国际提货点。

       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调查时发现,与许鲜关闭的建外SOHO店不同,多家自提点并非许鲜自营,而是与第三方合作的水果店、便利店等。朝阳区惟一的许鲜提货点对外经贸大学提货点,位于学校对面的小区。这家许鲜提货点主要销售水果和鲜榨果汁,门牌显示为“许鲜”mini提货点,店内的墙上和货架上贴有许鲜的LOGO和宣传语,还有与许鲜建外SOHO店一样的“up优品便利店”字样。提货点尽管仍旧保留着大量的许鲜元素,但也仅为许鲜平台上下单的消费者提供自提服务,门店所售的水果并不是许鲜供应。

       该店店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门店一直属于个人,并不是许鲜自营,门店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收到过许鲜送来的自提水果,近日刚刚恢复,合作有两年多时间,来自许鲜的销量一直不多,每天仅能装满几个水果箱,9月10日当天,许鲜一共送来两箱水果,记者发现,3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内,地面和货架摆满了水果,许鲜的两箱水果被放在了冰箱的一个角落,消费者来提货时,店员才会取出。同时,每位消费者提取的水果多以“个”计算,例如4个苹果、2个火龙果,没有数量更大的订单。

       品类大幅缩水

      许鲜所售产品的品类与门店数量一同缩水。根据许鲜9月10日的App界面显示,相较之前的许鲜,仅保留水果和轻食两个品类,原有的烘培、优品生活、乳品、零食、茶饮等频道全部消失。而轻食频道中的果汁、咖啡、沙拉、便当、乳品等品类,目前均显示“暂无相关信息”。

       水果大品类中的种类也大幅度缩减。以中央财经大学提货点为例,可选28种水果和1种蔬菜,即秋黄瓜。许鲜长年销售的芒果、菠萝、桃、蓝莓等水果没有销售在列。一位提货点店主对北京商报记者称,从前与许鲜合作两年多时间里,最多时水果能提供几十种,同一种水果还有不同的产地和品牌,如今许鲜也只能提供十几种水果。
     
       同时,蔬菜品类只提供秋黄瓜。5月30日,许鲜的公众号显示,许鲜开始售卖豆角、白菜、胡萝卜等大众蔬菜,许鲜的PC端、App端、微信商城中均添加了蔬菜品类且标出“新品”字样。6月中旬至系统瘫痪期间,蔬菜品类逐渐减少,最后仅保留了秋葵、黄瓜、西红柿、新百合四种蔬菜,原本单独设立的蔬菜频道也从首屏页面中消失。

       一家线下连锁水果超市的经营者对北京商报记者称,如果许鲜的定位仍旧以校园为主,取消蔬菜也就理所当然,毕竟学生对蔬菜的需求量有限且远低于水果。上述人士进一步解释称,蔬菜的成本远低于水果,但毛利也更低,没有市场就意味没有销量,盈利自然无从谈起,而且许鲜采用净菜的方式售卖蔬菜,增加了更多的成本。

       模式OUT了?

       从现状来看,许鲜保留的提货点主要以学校为主,原本与便利店、烟酒超市合作的提货点尚不在恢复的范围内。校园战线是许鲜最早起步的战场。一位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经营者对北京商报记者称,许鲜从校园起家,用低价策略占领了校园市场,培养了大量学生消费者,但校园市场有一定的特殊性,适用于校园的提货点并不适合写字楼和社区,在大规模复制到商区和社区后,许鲜面临着不同消费群体更为复杂的需求,运营成本随之增加。

       此外,随着“最后一公里”的速度不断攀升,许鲜最初的提货模式开始受到质疑。一位投资界的人士表示,许鲜的提货模式的确对资本有很大的吸引力,冷链配送系统不完善,以及需要教育的受众和培养的市场,许鲜的提货模式的确降低了成本,一度被认为可被复制。然而随着生鲜市场被打开,消费者的习惯逐渐养成,尤其是生鲜电商平台的效率不断提升,折损率随之降低,冷链系统的日益完善,物流“最后一公里”也不再是短板,上述种种原因让许鲜的提货模式失去了市场和吸引力。

       如今各梯队的生鲜电商都在寻求更强大的资本后台,不断分割生鲜电商市场,易果生鲜、每日优鲜、天天果园、我买网分别投靠了阿里巴巴、腾讯、京东和百度,以获取更多资本与流量的支持。天猫、京东综合性电商平台也加速切入生鲜市场。而刚入局的生鲜电商则寻求更为垂直的发展模式,走高端定制和精品的产品路线。

       与此同时,一些生鲜电商更是通过无人零售的方式,更加精准地切入办公室消费场景。8月末,易果与办公室自助零售企业哈米科技达成战略合作,推进办公室自助零售项目落地。每日优鲜内部孵化的无人零售项目“便利购”同在北京市场铺开,提供水果、饭团、沙拉以及零食等多种商品,集中覆盖写字楼集中区域。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生鲜电商行业进入洗牌期,依靠资本的同时,也在寻求更多的出路,提升硬实力的同时,也在瞄准更精细的人群和市场。

       记者 吴文治 赵述评/文 李烝/制表

 

【关键词:】

【分享到:】



rss weibo 腾讯微博 weixin
weixin
weixin
sohu

热门关键词

舆情图片